及时行乐

谢谢大家喜欢啦 虽然写的不怎么好 但是看见热度已经过200啦 还是蛮开心 谢谢喜欢呦

一早的时候,琑儿醒了一次,看见肖肖睡在自己身边后,小笨蛋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撇撇嘴巴,一歪头就又睡了过去,十点多的时候,医生过来给他打针,琑儿早饭还没有吃,就被这样被委委屈屈地叫起来,小眉头都皱地很难看。

他小胳膊细,血管也不是很好找,护士拍了半天,迟迟没动针,就听琑儿捂着眼睛自己跟自己小声嘟囔“男子汉,男子汉,男子汉呦………”他的声音明明又奶又软,却总能透露出一股小倔强,惹得护士都心软,柔声跟他讲“姐姐轻一点。”

琑儿没有讲话,但表情好像是要哭出来,肖肖躲在门后,看的心疼,他本来想一早就出现在琑儿眼前,但又怕激到琑儿,就一直等到了现在。

肖肖看见琑儿贴在枕头上被挤出来的小奶膘,还有那......

盘子叫肖肖砸到小王总身上,又从小王总身上滚落到地板上,那东西禁不起摔,碰到地就碎成了几块大小不一的断了痕的瓷块,小王总经了这一撞,同样是满身的狼狈,方才果盘里被切好的水果,有大多半被这一下扣在了他那套浅色系的衣服上,他伸手摸了张纸巾去擦,结果却更糟,脏脏乎乎一片,好不显眼。端着盘子的下人也是从来没过这样的阵仗,愣了好大一会,等听见身后赶过来收拾的下人咳嗽,才缓过神,也匆匆忙忙跟着清理。

小王总看向肖肖叹了口气,他虽没有表露出生气的情绪,但神色却并不好看,他弹了弹衣服下摆,又开口道“我先去换件衣服,你在这呆会。”

肖肖上下扫视了小王总一遍,冷哼“不用,我去看儿子。”

旁边的下人会瞧人眼......

睡前故事 还喜欢吗 

在某种意思上来说,琑儿其实不算是个很外向的小朋友,他和小王总小的时候一样,怕生,对陌生的环境和人会有下意识的抵触,就比如他被小王总带来公馆后的那段时间,没有人陪着他,他就会很喜欢面对着墙角坐,他虽然有点圆乎乎,但其实左右不过也就一小坨,缩起来也不会占用别人太多地方,没有人管的话,他也可以抱着自己小熊一直坐到晚上,直到阿姨把他抱到床上,哄他睡觉。

所以肖肖再看见儿子,也是这样的光景。

琑儿穿了件黑色的恐龙T恤,下面是一条能露着半条小腿的恐龙尾巴花苞裤,小屁股压着了半条尾巴,还有一半露在屁股外面,不过也被他给压地垂垂哒哒,就和琑儿的小脑袋一样,垂下去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

小王总把儿童房的......

琑儿的那堆小东西怎么被他带出来,又怎么被小王总带了回去,不过,小熊多比被小王总不小心踩了一脚,小鸭子的水杯背带也被无意中扯坏了,琑儿手足无措地抱着自己的小书包号啕大哭,像是被人丢掉的找不到家的孩子一样可怜。

琑儿的腿也好短好短,小脚丫勉勉强强才能绕在一起,他整个人都缩在安全座椅里,好像浑身写着害怕。保镖在车上看着心疼,铁汉柔情地从口袋里掏出两块草莓糖塞到琑儿手里,慌乱地哄他“小宝贝,别哭别哭,不怕昂。”

琑儿的眼泪就这样停了几秒,等用这短暂几秒看清小手心里摊着的两颗糖之后,再次放声大哭。

他才只有两岁,根本理解不了小王总和肖肖之间的那些争执,也理解不了为什么爸比不可以自己回家,他那么......

肖肖给琑儿点了份海盐慕斯,然后把琑儿领到旁边的儿童餐桌区,半蹲下身子,柔声和儿子说“宝贝,你在这乖乖坐一下,爸爸去和叔叔说两句话,好不好?”

“爸比~”琑儿的小手拉住肖肖的指头,倦呼呼地歪着头,小声讲“爸比~琑琑困~”

肖肖看着琑儿,脸上挤出来一个笑,他给琑儿往前拽了拽小椅子,又把小叉子放在琑儿面前的餐盘上,哄他“那一会儿爸比带琑儿回家。”

琑儿乖乎乎地点头“嗯。”

“乖。”肖肖摸了摸儿子的头,长舒了一口气,小王总就坐在不远处,搅着面前的咖啡在等他。

“有什么事情尽快说吧,孩子困了,我一会还要抱他回家。”肖肖叹了口气,坐在了小王总对面。

“咖啡。”小王总探了探身子,把另一杯咖啡......

琑儿一手揽着他的小蜜蜂书包,一手抱着鸭鸭大水杯,小熊多比和蓝色睡袋都被他扛在肩上,本来就不大高的小人,就这么被各种小东西压的满满当当,出门之前,小王总怕琑儿冷,给他套了件卡其色的衬衫外套,小朋友的上衣做的普遍宽宽大大,穿上之后正好盖住小屁股,露出下面五五开的浅色牛仔裤,还有半截海军袜,可爱地像个小肉墩墩。

隔着好远的距离,肖肖就看见那个小人正一步一踉跄地朝自己的方向跑,小腿短短,而且跑的还不算稳当,脸上却呼哧呼哧地笑,奶乎乎地,好大声地喊他“爸比!爸比!”

周围的人好多,肖肖猛地站起身,他好怕琑儿摔倒,好怕别人不小心撞到他,明明只有十几步的距离,肖肖的心却被提地好高好高。

“爸比!”...

或许是出于小王总给出的条件诱惑——只要琑儿身体痊愈就可以去见爸爸。琑儿的病真的好的很快,出门那天,琑儿背上了自己的小鸭子水壶,小熊多比的mini睡袋还有小蜜蜂背包,包里厚厚实实一堆,都是肖肖那天送琑儿去托儿所的时候,给琑儿整理的东西。

琑儿低着头,掰着自己的小手,在车上软乎乎地给小王总盘点“里面有……宝宝湿巾………蜂蜂钥匙扣………琑琑的小肥皂…………”

都是宝宝常用的东西,被肖肖很用心地分门别类整理在几个小格纹袋子里,驱蚊露,便携消毒水,儿童口罩,小墨镜,甚至还有几块巧克力曲奇,不过被压碎了,看上去很可惜。

“都是爸爸给琑琑准备的呦!”琑儿还小,吐字还有些不清晰,但听上去就是觉得莫名......

晚上十点,琑儿要睡觉了,他第一次没有哭鼻子,小王总轻手轻脚地把他抱到床上,夸他“琑儿真勇敢。”琑儿自己换了睡衣,然后乖乖钻进大被子里,抬起自己的两只小拳头攥着被角,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在外面,他的奶膘被遮住,只剩下大眼睛滴溜滴溜地盯着小王总看,模样像极了畜无害的人类幼崽。

小王总笑着俯下身,把琑儿身上的被子往下拉了拉,小声跟他讲“不要盖住鼻子,宝贝。”

琑儿垂头想了想,然后抱起小熊,把小熊也拉出来,跟着小王总的思路奶声奶气地说“小熊也不要盖住鼻子哦~”

“嗯,对,小熊也不能盖住鼻子。”

小王总难得地笑,他看着床上的小宝贝,第一次感受到了这种为人父的奇妙感觉,软乎乎的 ......

1 / 55

及时行乐

啵啵战战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幸幸福福好好吃饭多多赚钱
小成是zee的candy成

© 及时行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