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时行乐

遇见博君一肖,遇见良老师,是我的运气

感恩

不良人【《大梦一场》余本戳置顶】:

好久没登老福特了,有种时过境迁的感觉。


今天是和成仔相识的两周年,也是喜欢两个大男孩的第四个年头。


因为种种客观因素没有继续写文,但总有一天会回来,正如我相信总有一天能看到他们二人再次同台互动,爱意超越时间与喧嚣。


感谢老福特和bjyx,认识了好的人,经历了好的事。


所爱隔山海,精诚若所至,山海亦可平。...


小王总回到公馆时,肖肖已经睡了有一会了,他月份大了,嗜睡,小王总知道他辛苦,本不想把他吵起来,但阿姨过来说“姜医生一会就到”,指了指此时还亮着的餐厅又说“晚饭也还没有动过”,小王总这才远远扫了一眼桌上几乎凉了的饭菜,脱了外套,径直上了二楼。


小王总推开卧室里门的时候,大灯还是亮着的,肖肖只是有点疲了,睡袍也没有换,穿着家居服缩在床上浅睡,小王总走到床边,把一张还带着些寒气的脸贴到肖肖侧脸上,然后有点小坏似的往肖肖耳朵边吹气,等着看肖肖的反应。


这样肖肖也没醒,只是皱着眉头躲他,小王总又凑着亲了肖肖好多下,肖肖才哼着声让他躲开。


小王总摇着头,一边轻笑一边问“还困啊,小懒猪。”...

老宅那边不比家里清净,人多嘴杂,最容易给人落话柄,加上肖肖是小辈,哥哥嫂子自打回来后,肖肖又迟迟没去瞧过,闲人嘴碎的难免说道个几句不中听的,不过,那些话传到肖肖耳根子底下,他听着了也只当是没听过,一概不睬理,也没有同王一博提过半分,权当是给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图个闲心清净。


这些天,老太太又派人给肖肖送了好些补药过来,和先前一样,一样的苦药渣子,肖肖不爱喝,但囿于上次吃的教训,捏着鼻子往下吞,结果吐地差点没接上来下口气,但就这样,老太太派过来的人还说“您但凡平日里多听着点老太太的话,好好保胎,也不至于今天又吃这么些苦。”


肖肖心里气,但不好发作,他现在比之前学聪明了,王一...

医生给肖肖打的药里面有少量的镇定成分,小王总等看着人彻底睡着了,才放心带医生出去,其实肖肖怀孕的初期,小王总就有被医生告知过肖肖的受孕情况并不理想,但由于当时长辈施压,再加上肖肖孕中期情况还算稳定,这个孩子才一直被保到了如今。


但肖肖这次突如其来的腹痛,也着实吓着了小王总,他请医生到书房谈话,说了不少,但左右意思不过是他想知道,这个孩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姜医生很直接,坦言肖肖的精神状况一直很不稳定,虽说孕期里的人有情绪起伏是正常现象,但持续太久,势必会对孩子造成不太好的影响,再加上宝宝六个月,正是发育最快的时候,但肖肖又有些轻微的贫血,一个不注意就有可能导致意外,总之,情况没有想...

肖氏那边的麻烦事被处理的很快,小王总没耗费多少心力便帮着拿下了一单大合同,虽说肖肖在过后没什么表示,但小王总看得出,肖肖是满意的,孩子在肖肖肚子里也有快六个月大了,小王总提早叫秘书帮他报了一个孕妇的早教班,上午九点的时候,机构的讲师发来消息,通知小王总可以带着爱人过来了。


此时,肖肖还睡着,他月份渐渐大起来了,白天里变得越发嗜睡,医生说肖肖体质不好,怀这个小孩也尤为辛苦一些,贪睡也正常,适度就好,不过小王总总归是心疼肖肖,从来舍不得在他睡着的时候吵他。


王家在国外的大哥今天也回国来了,老太太前几天早就发了消息,要小王总带着肖肖回老宅作陪,小王总坐在床沿回头看了一眼肖肖,肖肖昨晚睡得...

肖肖怀着孩子,本不应该操太多心,只是肖氏的境况一日不如一日,哪怕医生多次嘱咐他“切忌忧思过虑”,但肖肖也忍不住费心,孩子五个月大了,却不怎么爱动,虽说比起前三个月,着实安静了不少,但也实在算不上是好现象,肖肖夜间失眠的状况越来越严重了,好不容易睡着了却又多梦,医生不敢给他开药,只能开着中药叫他慢慢调理。


但肖肖从不告诉医生,他梦到了什么,他只是逐渐开始觉得懊悔,很懊悔。


小王总现如今往公馆跑的频率越来越频繁,呆的时间也越发多起来,他最近迷上了给宝宝添置衣物,塞满了小半间婴儿房后,仍旧乐此不疲,肖肖眼见着心烦,就叫他别再买了,但小王总却说“等宝宝出生了,迟早都用的到的。”


肖肖...

私设生子,介意勿入


其实在某种程度上而言,肖肖的确是个十足十的老好人,就好像当初他和小王总结婚还没几天的时候,小王总便在他面前毫不避讳地谈及了自己有想要个孩子的念头,聪明如肖肖,在当时,又怎么会不清楚小王总的真示意图,毕竟孩子是个幌子,争一争家产才是实情,然而肖肖倒也真会惯着小王总,笑意盈盈地答应说“好”还不够,他每天晚上都能配合地守在家里头等小王总回家,陪他例行公事一场后,把高高的两层枕头塞到自己腰背后方,等待某个小孩真正的来临,不过,那时候,肖肖即便做的再好,但他也心知肚明——其实小王总是不信任他的,就好像是小王总后来问道的一样“你是真心想和我结婚?”,从开始到后来,这个疑问其实...

绝对掌控不是个长篇,其实也没有必要建这个合集,但为了大家看起来方便些吧,我暂时弄了一个。

既然之前有说过填坑啊填坑,我就不会忘的,等等就有了

还有就是,这个故事没有那么多值得探究的地方,无论情感还是逻辑转折,各方面我都没有预设过,突兀不突兀的也只是随手写写,大家不用纠结太多

2022年到来之前,挚爱游戏的合集终于打上了“完结”二字。

挚爱游戏不是个很完美的文章,它有很多需要修改完善说明的地方,但它也的确是篇很“难产”的文章,也是我写的最后一个长篇了。中间我生了病,身体和心情都不是很好,也因为这篇文章没有达到理想预期和反响平平,无人问津down过,不过,在写的时候,我也有了蛮多新的审视,新年将至,文章终于走向尾声,也总算给了平行时空的他俩一个圆满。

如果有机会,还是会和之前所有完结文一样,会有一篇第一人称番外。

最后,感谢大家一路来的包容和陪伴,新年快乐,希望在这篇小结的评论区,我们都能见面。


渥太华的清晨时分已经是中国的晚上,隔着电子屏幕,王一博的主治医师第一次见到了肖战——他无数次从王一博口中听到的名字的真正主人公。


“肖先生,您好,我是Sennett,王先生的主治医师。”


“Sennett医生,我是肖战,王一博的………”

在开口之后,肖战的大脑有了那么短暂一瞬的空白,在“王一博的……”后面,他突然不知道要加什么才好,不过,那位加拿大医生很快就接上了话,微笑着替他补充道“爱人,我知道,您真的很漂亮。”


肖战愣了愣,但很快对应到了加拿大医生的可爱,他赶紧说“谢谢。”


“王先生经常提起您,其他见到您照片的医生,也都这么说”

这一次,肖战再次愣了,这样的开场...

及时行乐

啵啵战战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幸幸福福好好吃饭多多赚钱
小成是zee的candy成

© 及时行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