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时行乐

【博君一肖】绝对掌控12

小王总的确答应了肖肖第二天会陪他去做产检,但他出公司之前临时遇到了些情况,大概率要稍晚些才能赶到医院,他给肖肖拨了视频电话简单说明了原因。手机那头,肖肖穿着厚厚的棉服坐在车子里面,安全带把他的藏在黑色棉服下的肚子微微勾勒出一点形状,并不明显,他出门的时候应该是怕看不清东西,带了副黑框的大眼镜出来,本来就不大的小脸又被挡住了一半,他早上起床也晚了,所以头发也只稍微打理了一小下,乖顺地垂下来,模样可爱,倒像极了刚步入社会实习的大学生,肖肖歪了歪头看着手机里那的小王总,然后把手机立在自己肚皮上,小声问“那你几点过来呀?”


小王总看了一眼手头两个重要些的文件,又看了一眼手表,说“大概四十分钟之后。”


时间并不是很晚,肖肖点了点头说“那我先去找李医生,如果你到了,给我发微信就好。”


“好,路上注意安全,我和李医生通过电话,他在大厅接你,上台阶的话让他扶下你,哪里不舒服也及时告诉他。”


“嗯,知道了。”


肖肖挂掉电话,放松地垂下手,把手机贴到了肚皮上。其实,在做爸爸这点上,他有很多小细节不如小王总,就好比现在来说,他可能不太会去计较电子产品的辐射,不太会关注几个月的时候准爸爸要习惯性给宝宝讲睡前故事做胎教,更不太会去思考婴儿房是不是装修好了,备产包是不是还缺东西…………或许是因为从前就没有给予过这个孩子太多期待,也或许是因为从始至终小王总就比他思虑的更为周全,总之,他现在很多时候都是匆匆忙忙又马马虎虎的。


他有次和医生说“怀孕好像让我变笨了。”



医生说“有人爱的话,那么聪明做什么呢?”


其实,肖肖也未尝不想做一个笨一些的人,那样的话或许可以减少些权衡利弊的时间,但是他好像也只是默许了自己短暂地变笨一小下,就一小下,在孩子出生之前,做个漂亮的心软的小笨蛋。


肖肖的手机在肚皮上晃了两下,宝宝在踢他,分散了肖肖的注意力,肖肖拿手划了一下左边的肚皮,宝宝又踢了两下。现在,宝宝总是动的很频繁,左一脚右一脚,他大动作的时候肖肖会很疼,就和小猪拆窝似的。


到医院的时候,李医生的确在大厅接他,肖肖现在走路很不方便,虽然小王总经常会找时间陪他散步,做运动,但是每次肖肖都会做的很吃力,孕期低血压让他精力没有之前好,而且走路走一会就会觉得累,他精神紧张或者情绪敏感的时候就会哭,加上这种时候宝宝如果踹地他很疼,他多少也会有些崩溃,虽然小王总在很多方面体恤他,照顾他,但是很多事情,并不能做到感同身受,只能尽力做到最大限度的照顾和包容。



肖肖和李医生说,感觉自己最近又重了,因为走路变得更慢更笨了。



他像只小企鹅,只有青涩可爱,没有笨重。



李医生说“你应该多吃一点,肚子都没有别人的大。”



“其实我吃很多。”



“最近不会吐了吧?”



“偶尔还会,晚上平躺的时候,如果孩子动的厉害的话,会有点犯恶心,而且他还会踢我肋骨。”



这有点像纯纯告状了,医生笑笑,把仪器放在肖肖肚皮上。



小王总不在身边的时候,肖肖多多少少还会有点怕,他戴了眼镜,歪着头极度认真地看电子屏上显示的画面,虽然他看不太懂,但是感觉画面始终停留了一个差不多的同样的位置。



肚子上的耦合剂很凉,仪器按压肚子的力度不大,但或许是心理因素作祟,肖肖总觉得医生越压越用力。



脐带绕颈一周。



医生有些担心,说继续做一项胎心监护看看状况。



肖肖攥紧衣服,愣乎乎地看着地面,他有些害怕,牙齿一直咬着嘴唇。



不过那天,胎心监护的结果也不太妙,胎心率低,连续做了两次,都是不合格,肖肖懵懵地听着几个医生说话,他自己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直到后来小王总赶过来,肖肖才终于像缓过神来一样,把头埋进小王总怀里。



小王总拉着肖肖的手,肖肖重新躺回到床上,医生说“再来两次,得等合格的胎心图。”



肖肖不敢说话,侧着头往一边看,浑身上下只剩下害怕,过了好久他说“可是宝宝在车上还踢我。”



医生说“除非活动异常,否则两者关系不大,不过你也不用太紧张。”



肖肖忍住没有哭,就是抬起眼睛看着小王总。



小王总很冷静,至少神色上很冷静,他揉了揉肖肖的小手,说“没事”,但他可能自己都没有发觉,他手心里一层薄汗。



比较幸运的是第三次和第四次胎心监护终于回归正常,医生开玩笑说“估计是小懒虫睡醒了。”但他这一觉,的确把肖肖吓坏了。



医生最后叮嘱了很多注意事项,小王总像个很认证地记录员,都记在了备忘录里,不过,这次产检唯一不同的是,胎心监护从半个月一次变成了一周一次,医生和小王总补充说“回去之后记得数胎动,另外就是以后都尽量陪着肖肖过来,有什么问题我们再沟通。”



肖肖可不想再出什么问题了,被允许离院他如临大赦,恨不能马上就离开这地方。



路上路过书店,小王总停下车问肖肖有没有需要的东西。肖肖不太懂,说“没有。”事实上,他也有点累了,昨晚睡得不踏实,半夜腿抽筋,他醒了之后就再也睡不着,一直坚持到七点,“我有点困。”



“嗯,那回去休息。”



“你有什么要买的?”



“睡前故事书。”



在做爸爸这方面,小王总的确要更合格一些,肖肖后知后觉地“哦”了一声,摸了摸肚皮说“其实我觉得他也可以听之前的故事睡觉。”



小王总很想笑,他知道,这是肖肖为不愿意下车逛书店给自己找的借口,所以,他也很配合地点了点头,说“的确。”



libes的早教课很有名,事实上,肖肖一直都有去,或许是由于王家一直崇尚的是精英教育,所以孩子即便在肚子里也没有少受文化艺术熏陶,肖肖倒是不太在意这些,他喜欢画画,月份小一点的时候还会坐在自己的画室里面呆半个上午或下午,但就为此,老太太还很开心地帮他请了一位美术系的年轻教授作陪,幸亏是后来小王总把人辞退了,否则肖肖都会觉得自己肯定会丢了一份还算不错的爱好。



小王总偶尔会带着肖肖去看朋友办的艺术展画展,肖肖虽然专业不是做这个的,但家里的确收了不少画和陈列的艺术品,在这一点上,他很优越,对美的捕捉和鉴赏能力常会被小王总一些或一二流的艺术圈朋友提起来,他们常会和小王总说“肖肖——你真的是娶赚了。”



早先小王总和肖肖关系比较疏离时,他的朋友这样说,后来小王总对肖肖有了喜欢之后,他的朋友还会这样说,唯一不同的是,现在偶尔会加一句“你小子命可是太好了。”



没有人不羡慕小王总,或者说,大家都很喜欢肖肖。



除了老太太。



下午到家的时候,肖肖直接去二楼睡了,小王总陪了肖肖一会,下楼来拿东西,家里的狗狗看见小王总,就摇着尾巴往小王总身上扑,小王总顺着狗狗跑过来的方向看,那头多了一个人。



小王总不知道江凯琳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她刚刚坐下,接过阿姨递过来的果汁,说了一声“谢谢。”



小王总说“家里没有咖啡,也没有茶,只有这个了。”他补充“否则肖肖忍不住。”



江凯琳笑了笑,她今天穿了套绿西装,显得她明艳又干练,她说“我知道。”



“我奶奶那些话你不必放在心上,你也知道,老太太一直喜欢你,她是因为………”



小王总话没有说完,被打断,“我知道,我觉得你和他关系挺好的,你很护着他,也很喜欢他,我起先还一直以为是因为孩子。”



几年不见,江凯琳大方了许多,小王总看着她,神色始终淡淡的,他穿了件简单的宽松的米色线衣,下面是条麻质的家居裤,很休闲,看上去整个人都很舒服,江凯琳一直很喜欢某种程度上相较慵懒的小王总,但她的确很少见过这副模样的他,或许是婚姻生活相对安逸,至少江凯琳觉得他很得心应手,小王总怀里抱着狗,他托着狗狗的前腿,垂着头说“肖肖身体一直不怎么好,他喜欢清净,所以家里就连住家保姆也只有两个。”


江凯琳环视了一周,“是,看得出来。”


在外人面前小王总话并不多,江凯琳伸手摸了摸从小王总怀里跑下来的狗,继续说“我回国之前,奶奶就有说过想见见我,我回国来看叔叔那次,才知道你已经结婚了。”


“对。”


江凯琳笑了笑,她和小王总彼此沉默了都有很大一会,阿姨过来给江小姐重新添了一杯热水,她说“如果有需要我帮助的,尽可以告诉我,奶奶那边我会交代。”


“谢谢你。”


“不用和我客气。”


江凯琳说完这话起身,抬头时看到了正厅挂着的画像,她盯着看了有一会,小王总淡淡地说“肖肖画的。”


“很漂亮。”江凯琳眼里有细细的光,但闪了片刻又灭掉,画很漂亮,看得出来是对方用了心——白色的大花团,一直蔓延到很远,掩映着小王总的侧脸。只是,江凯琳短暂地意识到,这些东西,都再不属于她了。




………………………………………………

每篇彩蛋都会写一段,但其实和剧情都没有太多关联,都是一点延伸,可以看可以不看,谢谢夸奖的读者朋友,多多评论,我也很会很开心



















































评论(52)
热度(437)
  1. 共1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及时行乐

啵啵战战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幸幸福福好好吃饭多多赚钱
小成是zee的candy成

© 及时行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