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时行乐

肖肖手头有个很重要的项目,今天周末,小王总休息在家,肖肖也就正好把儿子交给了小王总照看,临走之前,琑儿抱着肖肖的大腿,奶团子一样的小脸皱地委屈又可怜,琑儿的小手拉着肖肖的衣角,他仰着头小声讲“爸比,不要走,爸比。”

小王总坐在沙发上看早间新闻,他听着肖肖那边哄了琑儿很久,还没有成效,小王总索性就直接起身走过去,他把琑儿从肖肖腿边拉开,又一把抱起来儿子,看着琑儿有点红红的大眼睛讲“听话,叔叔陪你玩,爸比一会就回来了。”

“不要不要不要!”

琑儿的小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两只小胳膊并用,不由分说地往肖肖的方向扑。

“琑儿,乖,今天我们还去骑小马好不好?琑儿是不是最喜欢小马了?”

看得出小......

很晚了,肖肖还没有回来,小王总把琑儿连带着琑儿的小恐龙划水机一起抱进小浴缸里,给儿子洗澡,玩了一整个下午,琑儿人已经累了,他倦呼呼地抱着和自己一样湿答答的安抚毛巾发着愣,小王总把泡泡露抹在琑儿的头发上,他力度有点大,琑儿浑身崩着劲,跟着小王总手上的动作一歪一扭,身体平衡一下子没能把握住,一头载进了水里。

琑儿被小王总眼疾手快地捞起来时,好像个小圆瓜,鼻子和眼睛都被呛红了,小半个头都是没有被冲掉的泡沫。

小王总赶紧拿浴巾给儿子擦了下脸,快声说“没事 没事。”

琑儿难受地咳了好几声,怕泡沫掉进眼睛里,紧紧闭着眼睛,又拿两只小手啪叽往眼睛上一盖,嘴巴里呜呜呜地吭。

小王总一边念......

小王总回来的时间的确早,他陪了琑儿一整个下午,等琑儿说累了,他才抱着儿子从马场回来,这是琑儿第一次见小马,回来的路上,琑儿依旧表现地很兴奋,他拿自己的小圆手在半空上划拉,小腿腿虽然短,但晃悠地很有节奏,嘴里配合地发出“笃笃笃”的声音。

小王总捏了捏琑儿的小脸,然后又低头把手里的小蜜蜂水罐打开,问琑儿“好玩吗,宝贝?”

“小马,笃笃笃…………”

小朋友咬字有点不清晰,小嘴巴说“笃笃笃”会变成圆鼓鼓的O,琑儿抱过小王总递过来的水杯,把下巴往下一磕,垫在小蜜蜂杯托上,嘴巴含住吸管,埋头开始咕嘟咕嘟。

小王总揉了揉琑儿毛茸茸的小脑袋,“出汗了,回去叔叔给你洗个澡,好不好。”

“要爸比。”......

“因为我年纪也不小了,琑儿来的正是时候。”

肖肖抬头,很平淡地看向小王总的眼睛,“他很乖,也很懂事,照顾一个小孩对成年人来讲也不是什么很复杂的事………”

小王总没等听完肖肖的话,就在中途打断他。

“既然不是什么复杂的事,那你能不能再帮我解释一下,琑儿很早之前和我讲’爸爸靠做手工养活他’这件事。”小王总看上去似乎只是那么漫不经心一提,但从头至尾,他都在用一股耐人寻味的神情盯着肖肖,“我想听你说。”

“没什么好说的,是设计师的工作,琑儿理解错了。”

“那又和叠废纸有什么关系?”

“那不是叠废纸,是我的设计废稿。”肖肖抬头揉了揉眉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咋一下换了环境的原因,肖肖这几......

琑儿之前用的很多东西都还留在家里,肖肖和小王总讲,自己抽空要回家取一趟,肖肖说这话的时候,琑儿正握着饼干眼巴巴地看着他,小笨蛋什么都不懂,翘着小脚丫,奶声奶气地问“爸比,为什么我们不回家呀?”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就和琑儿这些天问过的每个问题一样地难回答。

肖肖不知道该怎么和琑儿解释,反观小王总却倒大大方方,小王总看了一眼肖肖,又把目光放在琑儿身上,柔声细语地和琑儿讲“因为以后爸比要和我们住在一起呀。”

小王总讲的分外真诚,但琑儿像是捕捉到了什么信息,小眉头立马就皱了起来,随后,他一字一句地纠正“不是!不是我们,是我和爸比~”琑儿盯着小王总,目光并不友善,两岁半的小孩子跟头小幼狮似的,......

一早的时候,琑儿醒了一次,看见肖肖睡在自己身边后,小笨蛋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撇撇嘴巴,一歪头就又睡了过去,十点多的时候,医生过来给他打针,琑儿早饭还没有吃,就被这样被委委屈屈地叫起来,小眉头都皱地很难看。

他小胳膊细,血管也不是很好找,护士拍了半天,迟迟没动针,就听琑儿捂着眼睛自己跟自己小声嘟囔“男子汉,男子汉,男子汉呦………”他的声音明明又奶又软,却总能透露出一股小倔强,惹得护士都心软,柔声跟他讲“姐姐轻一点。”

琑儿没有讲话,但表情好像是要哭出来,肖肖躲在门后,看的心疼,他本来想一早就出现在琑儿眼前,但又怕激到琑儿,就一直等到了现在。

肖肖看见琑儿贴在枕头上被挤出来的小奶膘,还有那......

盘子叫肖肖砸到小王总身上,又从小王总身上滚落到地板上,那东西禁不起摔,碰到地就碎成了几块大小不一的断了痕的瓷块,小王总经了这一撞,同样是满身的狼狈,方才果盘里被切好的水果,有大多半被这一下扣在了他那套浅色系的衣服上,他伸手摸了张纸巾去擦,结果却更糟,脏脏乎乎一片,好不显眼。端着盘子的下人也是从来没过这样的阵仗,愣了好大一会,等听见身后赶过来收拾的下人咳嗽,才缓过神,也匆匆忙忙跟着清理。

小王总看向肖肖叹了口气,他虽没有表露出生气的情绪,但神色却并不好看,他弹了弹衣服下摆,又开口道“我先去换件衣服,你在这呆会。”

肖肖上下扫视了小王总一遍,冷哼“不用,我去看儿子。”

旁边的下人会瞧人眼......

在某种意思上来说,琑儿其实不算是个很外向的小朋友,他和小王总小的时候一样,怕生,对陌生的环境和人会有下意识的抵触,就比如他被小王总带来公馆后的那段时间,没有人陪着他,他就会很喜欢面对着墙角坐,他虽然有点圆乎乎,但其实左右不过也就一小坨,缩起来也不会占用别人太多地方,没有人管的话,他也可以抱着自己小熊一直坐到晚上,直到阿姨把他抱到床上,哄他睡觉。

所以肖肖再看见儿子,也是这样的光景。

琑儿穿了件黑色的恐龙T恤,下面是一条能露着半条小腿的恐龙尾巴花苞裤,小屁股压着了半条尾巴,还有一半露在屁股外面,不过也被他给压地垂垂哒哒,就和琑儿的小脑袋一样,垂下去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

小王总把儿童房的......

琑儿的那堆小东西怎么被他带出来,又怎么被小王总带了回去,不过,小熊多比被小王总不小心踩了一脚,小鸭子的水杯背带也被无意中扯坏了,琑儿手足无措地抱着自己的小书包号啕大哭,像是被人丢掉的找不到家的孩子一样可怜。

琑儿的腿也好短好短,小脚丫勉勉强强才能绕在一起,他整个人都缩在安全座椅里,好像浑身写着害怕。保镖在车上看着心疼,铁汉柔情地从口袋里掏出两块草莓糖塞到琑儿手里,慌乱地哄他“小宝贝,别哭别哭,不怕昂。”

琑儿的眼泪就这样停了几秒,等用这短暂几秒看清小手心里摊着的两颗糖之后,再次放声大哭。

他才只有两岁,根本理解不了小王总和肖肖之间的那些争执,也理解不了为什么爸比不可以自己回家,他那么......

1 / 23

及时行乐

啵啵战战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幸幸福福好好吃饭多多赚钱
小成是zee的candy成

© 及时行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