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时行乐

春山月亮01—02

《春山月亮》

“草木蔓发,春山可望”

 

第一章

他记忆有损,却唯独清晰地记得自己和王一博第一次的见面,是在2017年秋天。

 

他那时候二十二岁生日刚过,跟着摄制组在望春园拍杂志的最后一组封面。秋末天凉,望春园昨夜又下过的一场雨,青石地板湿漉漉地往上渗着寒意,空气里、叶片上尽是氤氲的湿漉漉的水汽。望春园靠倚庆安山,雨后环山的地势致使清晨雾昭昭的景态更加明显,因而摄影团队特意选在了今晨雾意最浓的时刻进行拍摄。

应杂志方的要求,他仅穿了一件藏蓝色的薄开衫,隐形的雾气沾在身上并不舒服,拍摄进行到中途,他就不舒服地厉害,早上没有吃东西,昨晚又着凉怕是染上了最新一波的流感,头晕的下一秒他抬手叫了停,经纪人扶住他的那一刻脸上却是全然的不满,“怎么这么难伺候?”

他的确不火,也不怪经纪人不待见他,这次的拍摄是撞大运撞出来的,瑞丽的专场模特得罪了圈里的大佬,被雪藏的那天,他糊里糊涂的正在现场。

救场如救火,他就这么顶替了那模特的位置,成了瑞丽时尚周刊现在的封面模特。

他没去反驳经纪人的话,好在是瑞丽杂志方的人通情达理,工作人员先是给他搬了椅子,过后又给他买了咖啡甜点,叫他先好好休息。

他是个小模特,名不见经传又是赶来救场的,没受过这种待遇,反而有些诚惶诚恐,这期间他一直低着头,坐在椅子上咬吸管出神的空挡,突然听见有人喊“主编好。”

他抬起头,就看见被叫主编的人笑着问他“你就是肖肖吧?”

他知道礼节,匆匆忙忙起身,中途却又被按回到椅子上,主编带着笑同他讲

“今天工作强度大,少不得再辛苦辛苦你。”

他很久没有工作机会,得到这一次已经求之不得哪里还有怕辛苦的道理。他摇着头说“不会,不会,是我辛苦大家。”无意中,却看到主编身后那男人的眼睛。

清冷,淬着几分历练。

这双眼睛,他在报纸上也曾经见过,王家的小公子,含着金汤匙出生,名门二代,正值春风。

他愣神几秒,却听主编主动向他介绍“肖肖,认识一下,我朋友一博,刚从国外回来,之前也是搞摄影的,你们有机会可以多交流交流。”转过头,主编又说“一博,这是肖肖,咱们这期的封面模特。”

肖肖眼见着方才那双清冷的眸子晕染上一层礼貌的笑,然后眼睛的主人主动伸出手问候,开口道“你好,我是王一博。”

“王先生,您好。”

他有些小心也有些拘谨,事后,主编把咖啡递给坐在监视器前的王一博时,笑道“本人的确是更漂亮吧。”

王一博笑笑,没说话,咖啡喝了两口,抬头说“请你吃饭吧,出国之前还欠着一场来着。”

主编打趣他大方,他却借着站起身的动作往棚里多看了两眼。

漂亮,的确是漂亮,少有染指的模样清冷,又有几分幼态的玲珑味道,这样的人,怎么想着要来娱乐圈闯?

………………………………………

他俩本应该是两个世界的人,冥冥之中却有了这样的几分交集。

这场遇见仿佛一个小插曲,下午的时候,拍摄继续,或许是经历了上午的磨合,下午的拍摄进行的异常顺利,临近傍晚,拍摄完成。肖肖收拾完东西,打算离开,彼时,主编正巧回来。

时间太晚,山路又危险,主编说在望春园定了房间,说了许多,肖肖总不好推辞。

那晚,晚间八点档的新闻说,本周将迎来五年来的再一轮超级月亮,而最佳拍摄和观赏时间就在今晚至临晨。

肖肖简单洗了个澡,换了套舒服点的衣服,应侍生给他过来送餐时说“春山亭今晚热闹,很多人都在那都架上了设备,先生有兴趣也去瞧瞧。”

春山亭是整座大庄园的最高处,也是E市地势最高的亭台,肖肖平日鲜少有机会来这采风,被挑起兴致,穿了个外套便顺着路标出去。

已经是晚上九点,来的人也越发多起来,亭子下星星点点泛着蓝色的荧光,远看上去像是粼粼的大片光斑。

他忽然想起来很多年前,在爸爸肩头看脚下廊桥连片,挥着彩灯笑的幼年。

“亭子下是泗水桥,那是庆安山脚下的琮浠泉。”

声音不大,从正后方传来。

“你今年来的不是时候,春天的时候,泉里的水能汇到东南边的桥下,两边的茶花都会开,漫山遍野的特别好看。”

“王总。”

第二次碰面,他穿了套休闲的灰咖色套装,手里握了两瓶水。

“给你的。”

王一博走近时,把手里的水递给肖肖。

“谢……谢谢。”他还是有些拘谨,眼里有晦暗不明的试探。

远处长灯渐明,王一博跟着肖肖倚在围栏边,肖肖小声问他“王总,您常来这吗?”

“偶尔。我外公曾是这里的施工商之一,所以给我们留下过一间园子。”

“哦,这样。”

肖肖声音淡淡的,轻飘飘像一砻烟,他看着接二连三被点燃的灯,蓝幽幽影着水,勾勒出两条线,王一博指着远处继续说,“望春园那边的小兰园是不通电的,山路不好进,但又有人喜欢,后期的设计人员就铺了一长街的灯,每到晚上九点之后,就都亮起来。”

“很漂亮。”

“电路设计初期费了一番周折,好在结果还算不错。”

肖肖举起手机,王一博问他“要拍照吗?我帮你。”

“没事,我随便拍一张就好。”肖肖珉了珉唇,过了一会,又添了一句“谢谢。”

他性格就是这样,也挑不出什么错处来。

王一博笑了笑,垂下手。

十点,雾渐渐散开,却始终见不着那轮满月,有带着孩子过来的父母,也已经被小孩子吵吵嚷嚷的声音磨的渐渐不耐烦,肖肖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实时直播,主持人说“圆月出现的时间预计延晚。”

肖肖撇了撇嘴吧,转过头,却看见王一博已经在他身后找了一条长凳,把半块披肩一样的毯子铺了上去。

“估计还得等一阵了,来坐会?”

肖肖觉得面前人的轮廓要比白日里柔和,或许是因为远离工作状态后的松弛,也或许是因为方才聊了几句后微弱的好感。

王一博朝他示意时,肖肖坐了过来。

“新闻说,可能要等到十一点了。”

“今天很累吧。”王一博转过头,清冷的月光照在他脸上,冰凉又缱绻地如同冰丝质的薄纱,融融地泄了一地。

“还好,不过我的确很久没有过这样的工作了。”

他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却并不显得突兀,王一博认真地看着肖肖,歪了歪头,肖肖忽然笑了,解释说“我没有别的意思。”

王一博也笑,他说“我知道,我也没有。”

旁人或许觉得这是个靠山,可肖肖却没有把王一博当成这样的人。

王一博话锋一转,问道“你本科学什么专业?”

“设计。”

话题转变的看来并不成功,王一博一时间不知道该接什么。

“设计挺有趣的,做模特也是,挺有趣的。”

王一博站起来,说“我给你拍张照片吧,老陈不是跟你讲过我在国外是搞摄影的嘛?”

王一博嘴里的老陈就是主编,肖肖过了有一会才反应过来。

“其实,我在国外学的是企业管理,但我的确已经很久没举过相机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没关系,拍吧。”

肖肖好像能够理解他,或者在某种程度上来看,他俩好像面临过一样的处境,只是稍有不同的是,王一博被家庭裹挟住了,而肖肖自由一点,肖肖站起身来时,想 自由不过也仅仅是自由一点点罢了。

 

 

《春山月亮》

“草木蔓发,春山可望”

第二章

 

那次的相遇仿佛也只是肖肖寡淡人生里的一只小插曲,响起又落幕,就如同听了一场剧的尾声,连回忆都入味不浓。那夜之后肖肖重新回到自己的城市,如平石如海,卷入人潮继续奔忙。生活依旧如同从前一般无波无澜,那天他收工回来,学校的导师给他打电话,问他记不记得毕业之前的一个获奖证书还留他那。

记不记得并不重要了,恩师打了电话,他这个做学生的,无论如何也要回去一趟。

学校还是原先风貌,桑园古树,湖环水抱,倒有几分古典园林旧迹的味道。稍有不同的是西华门外新筑了华表,美院览馆后又拔了座中式风貌的新楼,肖肖问过才知道,设计院这几年的校友会办地颇为风生水起,校友饮水思源,也就免不得在捐赠名单上落下一笔。

听到这肖肖不免惭愧,他读书时,老教授对他寄予厚望,常在师兄师姐面前夸他聪明,又讲他天赋高,做事漂亮,一场苦心栽培,引得人好不羡慕。可他偏偏又不是个听话的乖学生,好好的罗马路不走,特立独行改了行,当初引得周围不少人唏嘘,甚至有人编排他,说他算是辜负了教授一片用心。

辜负不辜负这种话原本不用别人来讲,但肖肖却上了心,很长一段时间他在给老教授发节日问候时,都是小心翼翼,斟字酌句,像是什么犯了大错的孩子一样。

这次,老教授当面把证书交道他手上,还和几年前一样,笑盈盈地请他喝新茶,等他喝完问他味道怎么样。

肖肖说“教授的茶肯定是最好的。”

他有些拘谨,又满眼真诚,惹得教授哈哈地笑,教授指着肖肖手里的大红册子说“我那天叫学生收拾档案室,翻着这么两张证书,一看是当初你留下来的。我跟他们说,你这师兄改行了,这东西他拿着估摸也没什么用,但过后一琢磨不该,这东西还是转交给你才好。”

肖肖捧着证书道谢,教授说他客气,打量了半天又问“是不是瘦了?”

肖肖说“要控制饮食,不过也没有太过分。”

教授说“要是太过分,那怕是要了你的命。”

他一向爱吃零食,闲时像只小仓鼠,不过,过了这么多年也难为教授还记得。

教授打趣他说“我原本以为你会受不了辛苦,看来是我给猜错了。”

“还算是轻松,不过也挺有挑战性。”

教授点点头继续说“也符合你的个性。”

闲聊家常一样的氛围并不严肃,教授一边说着这话,面前的电脑邮箱一边滴滴滴地响。

肖肖看了一眼收件箱,问“张教授今天忙吗?”

“设计院今年说是要改革扩招,都是要核实申请的文件,你要是有空也帮着我看看?”

肖肖赶紧摆手说“教授,这个我可不行。”

“跟你开个玩笑。”

“教授今年还带课吗?”

“转行政了,没成想比当初带你们还累。”

肖肖低头笑,教授却看着肖肖很久,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跟肖肖提起“前几年也是这段时候,你过来跟我说不想再做设计了,我原本也是觉着痛心,觉得错失了个好苗子,当着人没收好脾气,后来这几年你们那届常有聚会,我唯独少见你。”

肖肖没想到,教授还记得。

“后来这段时间,我也反思是不是自己当初对你们要求太严格了。”

德高望重的老教授,手里的茶举起又放下,茶水渍溅到了桌案上,肖肖拿出纸巾去擦。

良久,教授问“没怨过我吧?”

这句可是折煞肖肖,他匆匆忙忙起身解释“教授,我没有过,我只怕教授您怪罪我,叫您气了一场,辜负了您的心意。”

教授摆摆手,拍了拍肖肖的肩头,说“有空也回来陪我喝喝茶,我这茶,别人都嫌苦,就只有你,每次都说好。”

“肯定。”

外面有人敲门,教授看了一眼手表。

肖肖知趣地说“教授,时间也不早了,那我先就不打扰教授了,等过后您有时间我单独请您吃饭。”

“好,你路上慢点。”

“好,教授。”

肖肖抱着东西从行政楼出来,好像如释重负一般轻松,陆续来往的学生很多,他避着人潮走,低头回消息的瞬间没注意路,等撞了人才知道抬头,然而抬头一眼就撞进了那双熟悉的眸子里。

眸子里参杂了几分笑,那人说“好巧啊。”

的确,好巧,是王一博,没想到能够在这里遇见。

事后,王一博请肖肖去西餐厅吃饭,他穿着高定西装,活脱脱一副业界精英的模样,他安静地敛着眸子,专心致志地处理面前的牛排,最后默默地放下刀叉,把切好的牛排推到肖肖面前,王一博终于开口,清清冷冷的嗓音提起来显得尤为舒服,他跟肖肖解释“学校的院长是我父亲的故交,领我父亲的意,过来拜访一下。”

高门世家又是书香门第,肖肖觉得他待人周到又落落得体,丝毫没有高门二代的纨绔模样。

王一博那双眼睛像是安了透视镜一般,仿佛轻易就看透了肖肖的心思,他轻轻地一笑,清冷的脸平添了些漂亮孩子的稚气。

其实,他和肖肖也没差几岁。

肖肖看着面前的餐盘,抿了抿唇又抬头,他说“谢谢了。”

王一博用帕子擦了擦手,说“不客气,上次肖先生免费给我做摄影模特的事情我还没有谢过。”

“所以,这顿饭算答谢喽。”

“我倒也没有那么小气吧。”王一博笑起来很好看,玩笑过后不忘提醒“底片要我发给你吗?”

“如果王总方便的话。”

“上次见面是不是说过叫我一博就好,我很想和肖先生交个朋友,朋友倒不必那么生分吧。”

“啊?”肖肖蓦地抬头,他和王一博仅仅一面之缘,那晚的交流也不过尔尔,王一博是人人皆知的阔少,而他,在外人看来,也不过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模特。圈子里大佬和小模特的事情肖肖不是没有听说过,果真,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肖肖皱了皱眉,看着王一博重复了一遍“是我吗?”

肖肖圆乎乎的大眼睛像琥珀色的珠子,又清透又漂亮。王一博看着他笑,问“肖先生是有什么意见吗,对我。”

“只是觉得意外。”

“不好意思,我没什么特别精彩的开场白,是这样,你也知道,我刚回国,对很多东西还比较生疏,你前段时间也看到了,老陈有意让我在工作上帮衬他一二,如果肖先生有合作意向,我非常欢迎。”

越过经纪人,直接邀约,的确,也够直接。

其实在此之前,关于肖肖这项职业,母亲已经在背地里同肖肖通过电话,央他别再和父亲作对了,从小到大,父母一直对他寄予厚望,家里也算是小有财力,前年已经订好了叫肖肖出国的规划,结果出国前的半个月,肖肖临阵脱逃了,他是个不服输的性格,到底不想留个烂摊子再出去读书。

父亲冷嘲热讽,母亲倒是报以尊重,只是离开家的日子到底是不好过,肖肖无法扭转父亲的偏见,便只能希冀于做出成绩给父亲看。

瑞丽的杂志倒是传到了父亲手里,结果得来的不是称赞,却是更严酷的一场战役。

父亲下了最后通牒,让肖肖出国,或者回到家里的公司打理产业。

王一博在餐桌上明显觉出来了肖肖情绪的不对,主动提出送他回家之前,忽然听见肖肖问他,“或许,王总觉得我是个可塑之才?”

从父母那里未曾得到的肯定,肖肖企图从王一博的言语里面窥取半分,他没有失望。

王一博说“被沙子盖住的珍珠,有谁能说不璀璨呢?”

评论(4)
热度(129)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及时行乐

啵啵战战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幸幸福福好好吃饭多多赚钱
小成是zee的candy成

© 及时行乐 | Powered by LOFTER